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菜单

且将雄关从头越

作者:    日期:2013年07月08日    点击数:4630

编者按

  作为“共和国摇篮”,包括江西赣州在内的原中央苏区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2012年6月28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吹响了老苏区振兴的号角。而赣州已经开展两年之久的干部下基层“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活动,则成为了老苏区振兴的动力和抓手,在继承“密切联系群众”的中央苏区精神的同时,也成为当地“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先行预热。

  且将雄关从头越

  ——《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一周年赣州纪事(上)

  赣州市赣县江口镇旱塘村村容整洁,环境优美。本报通讯员 许军摄

《若干意见》出台一周年之际,本报记者访问了赣州大地,其所展现的振兴速度、发展魄力和实干精神,其所谱写的中国梦赣州篇章,令人倍感振奋。

在合富新村,黄淼澜是唯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人。这与他被晒得黝黑的皮肤有些不相称。

从村南向村北走,老表们不停地招呼着他。五保户肖万尧老人叫他进去喝茶,江姓大娘让他帮着找找孙子去了哪个邻居家。一对儿正在争宅基地的叔侄打电话找他评理。他耐心地劝:“不要没点事就打官司嘛!”

他事无巨细。土坯房改造和新居建设已经完成了第一期,3层楼高的客家建筑沿着缓坡飞檐斗拱、鳞次栉比。新的村幼儿园和村诊所正在封顶——这一切,他都要盯着。

兴国县合富新村,江西赣州3700多个行政村之一。在《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一周年后,它和所有有着红色历史的赣州乡村一样,正在进行一场新的长征。

兴国县长冈乡党委纪委书记黄淼澜,赣州9万名“三送”(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干部之一。作为一项进行了两年多的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三送”已然成为赣州发展的抓手。

换句话说,赣州正以苏区精神,奔跑在振兴的路上。

9万“三送”干部密切联系群众

杨荣美为老表欧阳鹏点了一支烟,两个人站在后者的新房前“话事”(聊天)。

作为瑞金洁源村的残疾户,欧阳鹏除了领取土坯房改造的一般补贴外,还可以额外申请5000元的困难补助。杨荣美和他聊的,正是申请手续的事。

和黄淼澜一样,杨荣美也是常驻农村的“三送”干部之一。他们的名字和手机号被写在一块砖头大小的“三送”联系牌上——在赣州农村,几乎每户门楣旁都钉着这样的牌子。

80年前在同一片土地上,毛泽东同志曾打下了著名的“红井”,并在“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了那篇名为《关心群众生活 注意工作方法》的报告。报告中密切联系群众、与人民保持血肉亲情的精神,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立党之本。

今天老苏区振兴的过程中,赣州再次显现出了这种“红色基因”。2010年12月,在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的规划和推动下,赣州干部“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工作铺开,毛泽东诗词中“二十万军重入赣”“唤起工农千百万”的磅礴气势再次出现在赣州大地上。

经过两年半的实践,“三送”工作已经实现了全覆盖,并形成了一套细致的选派、考核制度。全市9.3万名干部全部参与联系群众,赣州228万户群众都有干部结对联系。在具体工作中,每个市、县机关单位挂点联系1个以上村(社区),分别派2~3名干部组建工作队常驻;乡镇(街道)每名干部分片联系2~3个村小组或社区群众;市县两级机关其他干部每人联系5户以上的重点户。“两红”人员(在乡红军老战士、红军失散人员)、贫困户、失独家庭、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五保户和产业大户都是重点联系对象。

作为一个农村人口基数大、农民收入偏低的后发地区,干部做什么样的事、怎样做事其实是发展的题眼。保持和弘扬密切联系群众的传统,不仅关乎党性作风,也关乎发展理念。

“三送”工作已然成为赣州振兴的重要抓手。在《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的一年中,数万“三送”干部成为了民生发展的支点,为群众的住房、行路、饮水、用电、上学、看病、上网等实际问题的解决作出了相当的贡献。

“让群众得实惠,使干部受教育”,是史文清在不同场合都强调过的“三送”目标。在记者接触到的基层干部中,像黄淼澜这样的年轻干部,身上都有一种超越了年龄的扎实和成熟感。

由于有这样的基础,赣州对于即将在全国铺开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可能会更加得心应手。“围绕谱写中国梦的赣州篇章和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全面提升‘三送’工作常态化、制度化水平”,是在最近的一次“三送”工作会议上,史文清提出的要求。在继承传统的情况下与时俱进,在吸收普遍经验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在未来,这不仅是干部作风建设,恐怕亦是老苏区振兴工作中的“方法论”。

新居背后的基层建设探索

下辖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政府所在地瑞金、万里长征的出发地于都、红色根据地兴国,赣州是名副其实的“共和国的摇篮”。在中国革命尚处于“星星火种”的时代,赣州以其千山千壑的地貌、淳朴率直的民风,呵护了中国革命的一脉薪火,也作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2012年6月28日,历史再次选中了赣州。《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包括赣州在内的闽粤赣若干市县被勾入了这一条红线内。在此之前,由42个部委组成的调研组进入了赣南调研。据说,很多人都曾有这样的表示:老区人民太好,老区人民太苦。

他们在农村看到的危旧土坯房,成了赣州振兴发展的开局大事。已持续多年却力有不逮的农村民生建设,因为《若干意见》的出台而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在喜迁新居半年后,兴国县埠头乡铭恩社区的五保老人刘扬泉,已经习惯了用抽水马桶和电磁炉。但他还是将当年在土坯房前照的照片挂在墙上,像是不敢忘掉那段记忆:“一下雨站到天亮”“涨水都不敢呆在家里”。和很多挂着“感谢党恩”“政通人和”等对联的新邻居不同,老人在门边贴了一张红纸:“天气热,供应开水和茶,各位革命干部和民工请进。”

房子不是空壳,农村电网和饮用水正在同步覆盖整个赣州农村。在与刘扬泉老人相隔几条路的地方,村口小超市的老板邓贵泉终于可以打开他的冰柜。今年3月,一支穿着“国家电网江西电力共产党员服务队”红背心的队伍进入了铭恩社区,为村民安装了新的电缆和变压器。在此之前,由于电压低的原因,邓贵泉晚上不能将屋里所有的灯同时打开,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开始出售冰镇可乐了。

等待多年的赣州开始展现它的速度。2012年下半年,赣州完成10.6万户改造任务,占全省任务近60%,全市“两红”人员及革命烈士遗属遗孀危旧土坯房改造全部完成。今年,30万户改造任务正在进行中。瑞金洁源村,兴国合富新村、垓上村,赣县黄屋村——在这些记者随机访问的村庄里,所见无不是白色的、崭新的、整齐排列的3层建筑,一部分正在封顶刷墙,另一部分已经炊烟袅袅。

赣州珍惜它的后发优势。对于“发展”,它并没有因为有了国家资助就“生吞活剥”。在合富新村,便民服务区、危旧土坯房改造集中安置区、深山移民安置区、返乡人员创业示范区组成了“四区合一”的合理布局,村幼儿园和诊所的规模足可覆盖全村19个组;在洁源村,25亩的水产区和果蔬养殖基地与新建的改造房隔路相望,特色种植圣女果已经果实累累。

生态保护、产业建设、扶贫开发正在下一盘棋。在新居背后,赣州展开的,更是一场关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新型城镇化、社区养老和农村义务教育的基层探索。

特色农业之路

兴国绿园花卉基地大部分是杜鹃花,但每个花棚却各有不同。在相邻的两个占地一亩的“小棚”中,一个已经花开荼蘼,另一个却还有叶无苞。

“完全可以通过温度、湿度、修剪和施肥自由控制花期。”绿园花卉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王南方说。

这个占地1800多亩、年提供各种杜鹃花120万盆的花卉基地,位于兴国319国道两侧,是赣州特色农业的一个小小代表。作为农业合作社,当地农民可以以加盟、打工、土地流转的方式加入绿园;作为赣州市的“科技示范园”,有志创业的人们也可以随时来参观和参加培训。一个地方的龙头企业往往会塑造当地的产业特色,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农业。

赣州是内陆地区,如何扶助三农发展是这类地区永远的主题;同时,赣州也是丘陵山区,地形地貌也决定了它必须走特色农业之路。几十年来,脐橙、花卉、苗木、油茶、观赏果蔬已经成了赣州的农业名片,而在原中央苏区振兴规划出台一年中,地方的扶持显然更为细致。

受惠于地方水利部门的项目,绿园基地一些园区刚刚建成了坚密的水泥排水沟。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前后的差别,“泥沟太容易淤塞了,还总长草。水泥沟用十几年都没事。”与此同时,绿园竹棚换钢架棚的改造也基本完成。

几十公里之外的赣县“国家现代农业园示范区”,下一步正准备在观光农业上下功夫。这个核心面积49.02万亩、涵盖了16个乡镇的大型园区,去年初刚刚被认定为“国字头”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开车绕它一圈至少要一个半小时,相当于从兴国到赣县车程的两倍。

从观景台上向西眺望,农业园形成了一个由不同作物组成的彩虹带。最近处是脐橙,中间是整齐的蔬菜大棚,更远处是油茶带。反身望向东北,麂山风景区则隐藏在层峦叠翠之中。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农业园都称得上风物如画。而“低碳示范、客家风情、农事体验、休闲观光”几大功能的整合,也是近期它要达到的目标。

用专业合作社的形式组织现代农业,是赣县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的经验,也是赣州很多市县的普遍认同。除此之外,赣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罗敏认为,园区还起到了塑造现代农业理念的作用。

“跟农民兄弟打交道,你讲没有用,他要亲眼看到。原来你这点土地只能种点水稻,现在一看,还可以种花卉苗木,比原来好多了。原来你不搭这个大棚,长了一茬就没有了,现在一看用大棚,可以多次培育。时间长了他肯定会转变传统农业的思路。”

如他所愿,新型的农民正在成长。在麂山脚下的枧田村,笑声爽朗的黄云妹正在她的玫瑰香葡萄园里忙碌,西瓜和葡萄架科学地布置在同一个大棚里,每一种都汁多味甜。

她很自信,“我白天干活,晚上看书。上个月我跑了全国几十个葡萄园,比起来还是我的最好。”她也有魄力,“我现在的园子有五六十亩,明年还要再增加五六十亩。”

仅最近的一个周末,她就卖出了几百箱葡萄。不过她的梦想已然和钱无关,“我想多引进品种。一打开箱子就五六种品种,那多漂亮!”

——雄关如铁从头越,从地方政府到普通百姓,赣州处处豪情激越!(本报记者 刘文嘉 赵 玙 胡晓军 本报通讯员 许 军)

 

  稿件来源:6月28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