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菜单

祖国,赣南来了 写在《若干意见》出台一周年

作者:    日期:2013年07月08日    点击数:4806

927万人的渴盼捧在手心里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当我迎着苏区振兴发展的滚滚春潮,穿行在赣南的城市和乡村,一个个热气腾腾的建设场面如磁石般吸引我的目光,一个个沾着泥带着尘的身影不可抗拒地扑进我的心里。我被震撼了。

我知道,我触及了10.82万赣南籍革命先烈坚定如磐的信念,摸着了927万赣南儿女澎湃如潮的血脉。我从莽莽群山豪迈壮阔的回声里,听懂了红土地的响亮心语:祖国,赣南来了!

祖国,赣南来了

——写在《若干意见》出台一周年

□谢贵芳

 

共和国不会忘记

很远就看见了那17棵松树。

在瑞金市叶坪乡黄沙村华屋的蛤蟆岭上,它们英姿挺拔地矗立着,枝叶相接,连为一体。微风拂过,树影婆娑。

仰望这些松树,其实就是仰望一种信念。

当年,华屋村华质彬等17位热血青年抱着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在参加革命前夕,相约来到后山,每人栽种了一棵象征万古长青的松树,并约定革命胜利后,再一起回到华屋。栽完后,17个身影大步向前,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征途。

谁料这一去,竟没有一个回来。17个英魂,相继留在了战场上,只余17棵松树,在春风秋雨中茁壮成长。村民们把它们称作“信念树”,年年守望,岁岁祭奠。

80多年过去,站在松树下,回首看华屋,却看见一片或高或矮、或大或小的土坯房,以及土坯房下贫穷生活的烈属。村民说,华屋有103户人家的房子是土坯房,其中很多已经是危房,有低保对象11户,低保边缘户16户,贫困户32户。即使那些不在贫困户名单上的人家,也仅仅能维持基本生活。

面对贫困的现实,松树静默无言,但英魂能否告慰?

华屋村只是赣南的一个缩影。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赣南苏区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蕴藏着震撼心灵的英雄史迹;这里的一山一水,都萦绕着革命先烈的赤胆忠魂。

有史料为证,当年赣南苏区240万人口有33万余人参军参战,60万余人支前,为革命牺牲的有名有姓的烈士108222人,占全国烈士的7.5%。长征路上,平均每公里就有3名赣南籍战士倒下。在踊跃参军支前的同时,赣南苏区人民倾其所有,帮助红军,支援革命战争,仅购买革命战争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就达368万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直属瑞金支行有存款2600万元,长征时也全部带走。

由于战争创伤和历史、自然、地理等原因,直到21世纪的今天,赣州仍是全国较大的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后发展、欠发达” 六个字,依然沉甸甸地压在赣南苏区头上。

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车轮滚滚向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铿锵誓言漫卷千山万水,曾经为共和国作出巨大牺牲的赣南人民,却远眺山外,眼含企盼。那期待的目光,压得人心坎痛。

共和国怎能忘记这以血当乳孕育过她的摇篮!党中央、国务院把深情关怀的目光投向赣南,让3.94万平方公里的红土地处处春风荡漾。

这分关怀,高高的郁孤台见证了,巍巍的将军园记取了,清清的红井水浸润了,宽宽的长征渡口珍藏了……

乘着这和煦的春风,赣州适时放飞属于自己的“振兴梦”。2011年,赣州市开展了66 个专题调研,形成了《赣南苏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调查报告》,把这跨越世纪的深切企盼报送到北京,把赣南苏区人民的共同心声告诉党中央。

从此,阳光浩荡,遍洒赣南。

中央领导多次批示:“要真心爱民,一心为民,诚心富民,让老区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要继续加大对老区发展的扶持力度,尽最大努力帮助老区发展,让老区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要继续大力关心老区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加大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让老区人民生活得更加富裕、更加幸福。”

从此,一批又一批“亲人”走进这莽莽群山,传递来自北京的关怀和温暖。

2012年2月27日,春寒料峭。国家发改委调研组顶风冒雨,脚踏泥泞,深入赣南田间地头、厂矿、学校和贫困山区,细致入微地调研赣南苏区贫困落后的现状,饱含深情地了解苏区群众生产生活的困难。

仅仅过去一个月,由42个国家部委组成的联合调研组就成立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深情呼吁:“各部门要创新思路、突破常规,带着对苏区人民的深厚感情,多出主意、多想办法,给予赣南等原中央苏区特殊特别的倾斜性政策支持,以推动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实现超常规、跨越式发展。”话语中,饱含着对中央苏区的浓浓关怀。

2012年4月10日,赣南大地春风送暖,芳菲绽放。杜鹰率领联合调研组,带着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迎着漫山怒放的杜鹃花,来到了赣南。刚一落脚,就分成15个调研组,马不停蹄地深入赣南等原中央苏区,调研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情况,为苏区振兴发展“把脉开方”。

终于,一个寄托着赣南籍革命先烈的奋斗理想,承载着赣南苏区几代人数十年的孜孜追求,在赣南乃至江西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带着党中央、国务院和国家部委的殷切关怀来临了——2012年6月28日,《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赣南城乡大地一片欢腾,震天锣鼓敲得人心花怒放。

紧随其后,数十个国家部委对赣南苏区的关怀如雪片般飞来: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明确赣州市自2012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执行西部大开发税收政策;商务部印发相关《复函》支持振兴发展,拟把赣州建设成内陆开放型经济示范区;民政部、文化部出台实施意见,支持赣南苏区振兴发展……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呢?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欣喜的呢?赣南人民纵情歌唱,百里山川激情飞扬。当年曾经吹着唢呐送别红军的于都“唢呐王”张积存的后代,一家六口齐聚厅堂,六把唢呐高高举起,欢快昂扬的《得胜曲》激荡人心。

“当年父辈送红军,如今我们颂振兴,一样的唢呐,不一样的心情。”这发自肺腑的声音,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6·28”,注定成为一个划时代的符号,铭刻在赣南发展的丰碑上。我想,也许很多人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但一定不会忘记这个赣南展翅腾飞的时刻。

一条长长的“幸福宽带”

在中华民族浩渺的语汇里,“客家”是一个让人矛盾和纠结的词语。

当年,为了躲避战乱和饥荒,大批中原人士扶老携幼,告别黄河,越过淮河,渡过长江,出鄱阳湖逆赣江而上,浩浩荡荡向赣南艰难行进。千里赣江,足音壮阔,成了一条巨大的生命通道,源源不断地接纳着万千流民。

漫漫长路,艰辛跋涉,无“家”即为“客”,“客”居倍思“家”,没有哪个群体像客家人一样,对“家”有着深入骨髓的理解。那里面,寄托着客家人对生命安定的渴望,对幸福生活的憧憬。

76岁的客家人王元华,就常常憧憬着幸福的“安居梦”。这天,他如往常一样,倚在破旧的门框上,看着别人建的新房,把自己想象成里面的主人。一场突然来袭的暴雨,把他赶回了现实。

只见乌云滚滚,遮天蔽日,一声霹雳,暴雨如注,豆大的雨点把青青的瓦面打得噼啪乱响。“嘀嗒,嘀嗒”,水滴开始从瓦面渗下来,滴到家里的地面上,不久,水滴汇成了水柱,从瓦面上哗哗往下流。王元华猛然惊醒,惊慌失措地抄起脸盆、水桶,迅速放到漏水处接水,屋里立刻响起盆桶“交响”乐。

他沉重而粗浑地叹了口气。数十年来,一家七口挤住在这间破烂的土坯房里,长年过着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日子。他不知道这破房子还能经受多久狂风暴雨的肆虐。

入夜,暴雨停歇。在身心俱疲中,王元华渐渐入梦。梦中暴雨又来,从天倾泻而下,破烂的房子终于承受不住,“轰”地塌下来,把他掩埋……

他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全身冷汗涔涔。那梦境是如此真实,胸口竟有一片疼痛。他在黑暗中卷了支烟点上,烟丝嗞嗞地燃烧,映红了他沧桑而忧伤的脸。

没想到,幸福很快降临。2012年7月,他所在的寻乌县吉潭镇榜溪村危旧土坯房集中改造点开工,每户土坯房改造农户可以补助1.5万元。他与23户人家一起,高高兴兴地拆除了土坯房,建起了红砖房。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守在工地上,就连晚上都忍不住拿着手电筒去转上两圈。老伴笑他:“看你那猴急样,不要房子还没住,痨倒猴出来了。”他自己想想也好笑:“政府出钱帮我们建新房,出痨也心甘。”

去年春节,王元华搬进了新居。他破天荒奢侈了一回,去圩镇上买了几筒烟花。新村的夜晚,被灿烂的礼花渲染得格外美丽。礼花飞溅,那是王元华的心花在绽放。

“爱她,就给她一个家。”看着王元华朴实的笑容,我突然想起了这句广告语。是啊,还有什么比给老百姓一个家更温暖的呢?

赣南农村危旧土坯房数量大,且经年越岁,岌岌可危。全市有69.5万户农户住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甚至新中国成立前建造的破旧土坯房里,占全市农户的40.6%。早日告别土坯房、过上新生活,是众多农民一辈子甚至几辈子节俭持家的最大心愿。

可以这么说,每一个振兴梦里,都有一个安居梦。赣州市委、市政府把农村危旧土坯房改造列为振兴发展开局大事,全力打响土坯房改造攻坚战,让百姓尽快享受到振兴发展带来的实惠。

一批批干部打起背包,走进乡村,融入崇山峻岭之间,向百姓宣传政策,为百姓选址和规划建房。一项项配套的创新举措出台,为土坯房改造提供坚强保障。

仅仅半年时间,赣州市改造危旧土坯房10.6万户,数万百姓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今年,全市又加快推进30万户土坯房改造。这数字,是一面镜子,照见了民心民愿,也照见了实事实干。

生活在上犹江库区的刘冬招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能够成为这其中的一员。

在外人眼里,刘冬招过着诗意的生活。清晨,湖面笼罩着轻烟,库区宛若仙境。刘冬招从水棚里出来,跳上小舟,手摇双桨,桨声欸乃,消失在烟波深处。傍晚,夕阳照在湖面上,水面跳跃着金光,刘冬招撒开大网,奋力向湖面抛去,金光破碎,美丽的剪影就此定格。入夜,月亮从湖面升起来,万千镜面反射着月光的清辉,刘冬招披着月光,清洗着一家人的衣裳,刷刷的洗衣声,让湖面显得格外宁静。

轻舟、渔网、夕阳、月光、女人,构成了立体而丰满的画面,给人们带来视觉的震撼,可生活在“画”里的人们,却常常对着它哀怨。丈夫在5年前去世,女儿受不了湖面的单调生活,离开她外出务工去了,她与年幼的儿子相依为命,住在湖面的水棚里,平时捞点小鱼,一年卖个千把块钱。生活的单调,刘冬招可以耐受,但湖面上冬天冷到刺骨,夏天热如火炉,这冰火两重天的日子,却让她对儿子有了深深的愧疚。特别是遇到大风大雨天气,顶棚猛然被掀到了湖里,她紧紧地搂着儿子,感受到儿子在怀里战栗,她不知道自己脸上流淌的是泪水还是雨水。“儿子,妈妈没用,不能给你一个温暖的家。”她已经泣不成声。

与刘冬招一样,生活在上犹江库区农户有1246户4988人,分布在崇义和上犹两县。上世纪50年代,为筹建上犹江水电站,大量移民搬迁后靠。由于耕地和住房被淹,一些村民开始在水面搭起木屋,一住便是半个多世纪。经风历雨中,他们有了个新的名称——“水上漂”。“漂泊”的经历,让他们对于“家”有着刻骨铭心的渴望。在深深的渴望里,他们却默默忍受着这种艰辛的生活,并且以为子子孙孙还会继续这样“漂”下去。

没想到,《若干意见》出台后,命运为他们来了个180度转弯。崇义、上犹两县规划建设了22个“水上漂”农户集中安置点,目前已动工建房的有498户。

刘冬招的新居占地90平方米,建了两层半。“这是客厅,终于也可以像别人一样敞亮地接待客人。这是儿子的房间,从房屋开建他就一直念叨要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小床……”刘冬招一样样介绍,脸上的风霜掩不住内心的笑。

与其说土坯房改造是一场攻坚战,不如说这是一场心连心、情对情的大碰撞!

在今年省“两会”上,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在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时,还列出了一长串民生“菜单”:“今年,我们力争把剩余的绝大部分农村危旧土坯房改造到位,实施124.89万农村人口安全饮水工程;建设2.22万套公共租赁住房,改造1.37万套棚户区;加快推进农村电网改造、农村中小学危房改造;每个县建一所综合性社会福利中心,每个乡镇建一所敬老院、一所规范化公办幼儿园;统筹解决中小学和幼儿园校车安全问题;解决残疾人、孤儿、五保户和孤寡老人等困难群体生活问题……”

朴实的话语里,延展着一条长长的“幸福宽带”。

腾飞吧,赣南

一阵骤雨过后,小巷如洗,地面泛着金色的光芒。

我朝那座平凡的小院走去,脚步轻缓,怕惊扰了那段厚重的历史。

门,被我轻轻地敲开了。

97岁高龄的钟明老红军扶着拐杖,静静地靠在椅子上。阳光透过树枝洒下来,将他的轮廓勾勒得柔和而安详。

“历史是如此的相似啊。80多年前,为了翻身当主人,赣南人民坚定地跟着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在群山之间矗起了一座座丰碑;80多年后的今天,为了致富奔小康,赣南儿女怀着‘永远热爱党 永远跟党走’的赤诚之心,图振兴,谋发展,在赣南大地续写着一个个传奇。”

原以为,80多年的时光,会抚平老人心中的许多人世沧桑,没曾想,话闸刚打开,老红军竟饱含如许深情。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赣南架起腾飞的翅膀。终于可以告慰那些先烈的英魂了。”钟老眺望远方,久久不语。浑浊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一片晶莹。

是啊,有谁不渴盼这片用鲜血染红的土地展翅腾飞呢?

《若干意见》出台后,赣州市委、市政府在前期全面调研的基础上,迅速出台了实施意见,全力推进42项重大规划和方案、194项行动计划、27项试点和示范事项,制定了未来8年一揽子项目投资计划。

一批“国字号”平台建设应运而生:龙南经济技术开发区获批升格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赣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国家发改委批复;全国革命老区扶贫攻坚示范区、瑞兴于经济振兴试验区完成规划编制;“国家脐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离子型稀土资源高效开发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获科技部批准立项……

随着这些平台落地生根,一个个项目相继上马,沉寂了半个多世纪的苏区“战场”上机器轰鸣,炮声隆隆。赣南如一个巨大的工地,演绎着如火如荼的发展传奇:总投资约67亿元的赣州市中心城区四桥九路一公园项目盛大开工;总投资100亿元的中国汽车零部件(赣州)产业基地项目正式签约;国家能源局对赣州东(红都)500千伏输变电工程和抚州至赣州东(红都)500千伏线路项目下发“路条”;昌吉赣客专、黄金机场改扩建项目正在为今年开工建设作精心准备……

传奇,从赣州演绎到香港。6月的维多利亚港,风光旖旎。赣南苏区振兴发展暨赣州市执行西部大开发政策专题对接会在香港JW万豪酒店举行。来自世界各地客商,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赣南这片神奇的红土地。短短3天时间,签约项目40个,投资总额34.23亿美元。

这是赣南经济内在能量的不断累积,这是赣南人民不竭动力的尽情释放。在苏区振兴发展的强力引擎带动下,赣州经济正张开翅膀,蓄势腾飞。“一年一变样、三年大变样、五年上台阶、八年大跨越”的铮铮誓言,正从纸上走向现实。

熠熠闪亮的苏区精神

行走在赣南苏区振兴发展长长的通道上,总有一种东西在感动着我,激励着我。它来自莽莽的群山和奔腾的江水,来自苏区干群勤劳的身影和朴实的笑容。

我知道,那是一种由这片红土地孕育而生、代代相传的宝贵精神。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苏区精神”。

盛夏。深夜。有个女人忽然醒了,伸手往身边一摸,丈夫又不在。她轻轻推开隔壁书房的门,灯亮着,灯下有一双熬得通红的眼睛。

这个男人,哪里像个有病的人呢?何曾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女人叹了口气,心里一阵发酸。

从做瑞金市委党校讲师周邦园的女人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这一生都难得轻松。几十年来,丈夫始终埋头坚守在党的理论宣传讲台上,孜孜不倦地用群众的语言、基层的实际“翻译”党的理论、“解释”党的方针政策。在被确诊为鼻咽癌中晚期后,他不仅没有“收敛”,反倒更加“变本加厉”。有时,她心疼到发火,但又有什么用呢?

就拿这段时间来说,《若干意见》出台后,他整个人就像注射了兴奋剂,白天出去讲课,晚上就一头扎在台灯下,把一条条政策“翻译”成通俗易懂的语言。

她轻轻叫了一声:“老周。”

周邦园不语。

她又叫一声:“老周!”

周邦园抬起头看了看她,嗯了一声,又把目光收回到资料上。

“该睡了。”她说。

“该睡了。”周邦园也说。

“明天要去医院呢。”

“去医院呢。”

听起来,像是一唱一和。然而,过了会儿,周邦园抬起头,说了句让她又气又笑的话:“你说什么?”

女人再也忍不住了:“你就跟你的理论过吧,我再也不管你了。”

女人知道,这话等于没说。周邦园说过:“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离开讲台,不会离开理论传播事业。”

这是一种对理想信念的执著坚守,这是一种对伟大事业的不懈追求。有时候,被感动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坚定的理想信念,就是苏区精神的精髓所在。这种信念,激励着一批批苏区干部前仆后继,真情奉献。

从2010年12月起,赣州市数万名党员干部背着铺盖走进基层,开展“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工作,与农民、企业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根扎下去,就深入泥土,直扎到今。

2012年春节,赣州市又启动了“二十万困难群众走访慰问调查”活动。数万名“三送”干部顶着寒风冻雨,为6.61万户、23.25万名困难群众送上慰问金和过节物资。

一个党员一面旗,一个党员一盏灯。广大党员干部犹如一个个跳动的音符,活跃在城乡一线,用爱心和真情书写苏区干部亲民爱民、乐于奉献的新篇章:去年至今,全市下派干部为群众办实事好事25.55万件,送帮扶慰问资金1.87亿元,争取项目扶持资金16.54亿元,硬化村组道路2500公里,修建水渠1800公里……

这哪里是一个个枯燥的数字?这分明是一颗颗赤诚的爱心。

在一名“三送”干部的《民情日记》上,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每当朴实而贫困的村民端上来一碗鸡蛋、一杯米酒,我总是心怀感动和愧疚。仅仅为他们解决了一些问题,他们就把我们当成了亲人。我想,每个党员干部,都应把爱民为民作为自己毕生的精神追求……”

“把爱民为民作为自己毕生的精神追求”,这是一句多么打动人的话语!透过“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永远热爱党 永远跟党走”等活动,我看到了一个精神闪亮的赣南,看到了一个充满希望的赣南。

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片红土地总是让人血脉奔涌!为什么这方山水总是让人心生崇敬!

有了这样一种精神,赣南苏区的振兴之路就充满了骨血,就会一路向阳。

祖国,赣南来了

迎着雨后的阳光,我驱车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

这是6月的赣南。湛蓝的天空下,是重重叠叠、莽莽苍苍的群山,如一波一波巨浪,翻涌向前,奔腾远去。

山下,是现代化的都市和秀美的乡村,每一片土地都勃发着生机,每一个生命都绽放着魅力。

我喜欢这样的赣南。它充满灵气,孕育希望。所有的品格和荣光、牺牲和奉献,都凝固在这群山之间;所有的关怀和厚爱、梦想和信念,都镌刻在这群峰之上。

仅仅是沿着赣南城乡走了走,就仿佛阅读了一部壮丽雄浑的诗篇。如果把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中的点点滴滴汇集起来,那该是一部多么瑰丽壮阔的宏伟长卷。

每个时代的人们,都有自己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担当。80多年前,赣南人民用生命和热血,勇敢地担当起了“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的历史重任;今天,在共筑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上,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铿锵节奏中,927万赣南儿女在这块洒满革命烈士鲜血的红土地上,又毫不犹豫地肩负起了振兴发展的神圣使命和崇高担当。这是苏区精神的传承,这是赣南品格的再建!

每一个赣南儿女的脸上,都洋溢着加快发展的坚定信心,洋溢着苏区振兴的蓬勃希望。听吧!那烈烈奔踏的脚步,已经汇成了奋进的海洋;那昂扬雄壮的声音,在巍巍群山经久激荡——

祖国,赣南来了!